欢迎光临衢州金牛惠农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官网!
传播农业信息
服务农业市场
服务热线:15314612122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新闻资讯
1960年来全球粮食最危难时刻,中国会不会挨饿?

发布时间:2020-08-07                信息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持续蔓延,严重影响着全球的粮食安全。 近日联合国的研究报告预警,25个国家今年将面临严重饥荒风险,地球正或将经历50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

受疫情影响,近期不少粮食出口国,比如俄罗斯、越南、哈萨克斯坦,陆续颁布了粮食出口禁令。印度作为全球最大的稻米出口国,其出口也因为封国而陷入停滞,导致稻米出口量骤降。在全球粮食危机的当下,我国的粮食够不够吃?我国的粮食安全吗?

全球粮荒来袭

全球性粮食危机已经到来。713日,联合国五大机构发布2020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其中公布的几个数字让人不安:当前全球有6.9亿人(约占总人口十分之一)正处于饥饿状态,1年中增加了1000万,5年中增加了6000万,到今年底疫情可能让长期饥饿人口新增1.3亿人,这还不排除进一步增加的可能。

仅仅两天后,联合国发出预警:共有25个国家面临严重饥饿风险,世界濒临至少50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

这并非危言耸听!在肯尼亚最大的贫民窟,成千上万的人涌向那里寻求食品援助,造成了短暂的踩踏事件。在混乱中,人们手持棍棒相互殴打,有些人的下巴上挂着口罩,有些人跌倒了被人群踩踏。

在刚果、委内瑞拉、南苏丹、海地等国家,每时每刻都有人因饥饿而经历漫长而痛苦的死亡。

在印度,靠赚日薪生存的工人们排起长队领取食物,因疫情封锁而失业的数百万外来务工人员则陷入为食物而挣扎的困境。

印度真是一个奇怪的国家,一方面是粮食大量出口,另一方面却是饥饿状况加剧。根据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发布的2019年全球饥饿指数(GHI),印度饥饿指数排名位列全球倒数第16名。目前印度有27%的民众处于极度饥饿的状态,1/5的儿童营养不良。

印度连自己国家人民的温饱都解决不了,为什么还要大量出口粮食?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农产品市场与贸易研究室主任李国祥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耕地面积来看,印度耕地面积高达189.17万平方公里,全球排名第一,耕地面积甚至超过中国50%,但是产出却比较低,亩产却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不仅粮食产出低,目前印度社会整体发展仍处于低水平,印度人民为了满足其他方面的最低需求,只能以降低自己的粮食消费为代价来进口更为紧缺的商品。

出乎很多人意外的是,美国也有粮食危机感。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在2018年,大约有11%的美国家庭已经处于粮食不安全的状态。美国阿肯色大学的最新研究显示,在美国部分州,近一半的受访者报告,新冠肺炎大流行威胁了食品安全。

我国人均粮食占有量接近500公斤,超国际粮食安全标准线

数据足以说明当下我国的粮食安全状况。目前,我国粮食生产量正处在历史高点。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粮食总产量66384万吨,比2018年增加594万吨,增长0.9%,创历史最高水平。

不仅去年,今年的夏粮丰收也大局已定。据国家统计局对夏粮主产区实割实测抽样调查和对非主产区的重点调查推算,2020年全国夏粮总产量2856亿斤,比2019年增加24.2亿斤,增长0.9%,创历史新高。

再往前推算,自2004年以来,我国粮食已经连续多年增产。2008年粮食产量首次超过历史最高水平,达到10570亿斤;2015年更达到12429亿斤,较2003年增长44.3%十二五末,全国水稻、小麦、玉米三大谷物自给率保持在98%以上,粮食人均占有量达到450公斤,高于人均400公斤的国际粮食安全标准线。

5年,我国粮食丰收更为稳固。我国每年粮食总产量都超过1.3万亿斤,人均粮食占有量接近500公斤,明显超过世界平均水平。

但是,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对我国的粮食安全增加了不确定性,对此,李国祥表示,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但是上半年我国居民粮食消费价格仅上涨1%。我国粮食价格稳定,充分证明我国粮食供应足以应对各种情形下的市场波动。目前,我国库存的粮食可供全国居民口粮消费一年以上。

专家:秋粮生产有很大可能再获丰收

今年夏粮再获丰收,奠定了稳定全年粮食生产的上半程基础;但是,随着南方汛期洪灾到来,是否会在部分地区出现毁灭性减产、绝收现象,进而对今年全年的粮食生产安全产生影响,颇让人忧虑。

71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减灾委秘书长、应急管理部副部长郑国光表示:截至713日早晨7点,洪涝灾害已造成直接经济损失861.6亿元。有200多万人次紧急转移需要安置,农田绝收的面积是516千公顷。

江西受洪灾影响较大。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在721日举行的第6场新闻发布会发布数据显示:7月以来,截至22日,全省农业农村因洪涝灾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00.7亿元,受灾面积1316.9万亩。其中,全省58.7万亩高标准农田工程设施受淹,占建成面积的2.3%,估算损失约12.6亿元。此外,本次汛情期间正值早稻收割关键期,也致使该省早稻受灾严重。